比良暮雪

《不断被替换的渺小存在》赤黑



01



以为彼此相适的错觉 连意义都失去了的言语和自觉

心中的空虚再次扩展 便哭泣著不知道该怎麼办了

已经不需要了 已经变的碍事了

即使这样也换不回残破书籍中的一页 无论表里都是美丽的棘刺

令人摇动不已





黑子独自一人,抱着篮球,沉默的站在风中。







02



一直这样下去好像也不错 就这样沉溺於天真的幻想里

穿透过玻璃的微弱光线 与叹息交错著消融了



黑子还记得刚入部的时候,自己只不过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卒,即使每天都在部活里,但是总是没有人注意到自己。黑子也不在意,继续着自己“零存在感”的日常生活。



直到有一天,一军队长赤司的出现。



部活结束后,黑子和其他的队员打扫卫生。因为要拿打扫工具,他便走进了里间的储藏室。在经过走廊时,无意间发现了教练正在和一个人谈话。金色的夕阳从天空笼罩而下,暖暖的余晖被玻璃折射着窗前的两个人身上都是金红一片。黑子看不清较矮的那个人是谁,只觉得那个人身上的气场非常强大,就像是将军一般,威严而不容拒绝。他愣愣地看着,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来拿工具的。便低下头装作没看见窗边的人匆匆走过。



“怎么了,赤司?”教练奇怪的看着突然中断谈话的赤司。赤司没有答话,只是看着刚才黑子站着的地方,眼底闪过一丝光。



似乎,有什么要跳出来一般。



“没什么,只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赤司淡淡答道,“那么关于一队的事情,我不希望教练你再对其进行调整。不过我还想问,既然你让我担任队长,那么人选的事也应该是由我一手负责,对不对?”



“啊,当然,你是队长,我相信你的眼光。”教练回答。有时候他觉得赤司比自己还要像教练,赤司身上仿佛与生俱来的领导气质和强大气场总是让人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说话的时候那种压迫感即使是教练这种成年人也有点吃不消。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也只有赤司能管住那帮高年生的队员让他们乖乖训练。



“那么就这么定了,人选名单我在两天之内会交给你的。”赤司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教练苦笑着,心想自己让赤司当队长是给自己省心呢还是给自己找麻烦。因为已经有好几个高年级队员来找自己抱怨赤司的“封建制度”管理模式了。虽然他和赤司交涉过让他改改自己的方法,结果赤司一句“违背我的人即使是父母也要死,何况高年生”就把自己堵回去了,没办法也就随他了,只不过他告诫那几个高年生千万不要惹火赤司,不然下场会很惨。(后来的灰崎君就是个好例子)



当赤司来到体育馆的时候,几乎空无一人。



“请问你有什么事么?”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赤司转过身,看到了站在身后一脸面无表情的黑子。其实黑子对自己的突然出现没有吓到赤司有点惊讶,但出于礼貌他还是问了一句:“你…没有吓到么?”



“哦,我为什么要吓到?”赤司难得的挑了挑眉,“还是说我必须得因为你的行为做出点反应?”



“……”



“你,是叫黑子哲也吧?”



“是。”



“我是来告诉你,从明天开始,你就是一军的队员了,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不应该只呆在三军。”赤司微微俯下身在黑子耳旁轻声道:“还有,刚才在走廊,我看到你了呢。”



毫不意外地看到黑子的表情僵了一下。



好像…挺有趣的…是第一次见到的类型,说不定他隐藏著与我们截然不同的才能。赤司心里想着,转身慢慢走出了体育馆



“请问你是…”黑子在身后问道。



“一军队长,赤司征十郎。”











进入一军后,训练一下多了许多。不过赤司很照顾黑子,似乎知道他不是属于那种适合在比赛中冲撞的类型,给他单独安排了其他的轻量训练。还有在其他方面赤司给黑子的照顾,比如其他正选队员找黑子的茬时赤司帮他解围(这在那些正选看来近乎是偏袒了)时,让他有种“啊,是被保护着的”错觉。



赤司君教了我新的球风,我成为了正选。



似乎这样也不错。





全中二连霸后。帝光中学体育馆。



“砰”、“砰”、“砰”。黑子在清晨的体育馆里独自练着球。其实他的心思完全不在练球上。拍了几下便停下来看着自己的手。因为长时间练习传球的缘故,手心里有一层薄茧,有透明。黑子看着手心,脑海里关于篮球的一切一点一滴的回放着。他站在篮筐下出了神,连赤司走到他身边也没有注意到。



“黑子。”



“诶?赤司君…”



“今天应该不用晨练啊….”



“赤司君….我只是今天碰巧起得比较早…”



“是吗….顺便一问你刚才在干什么?”



黑子有点窘迫:“你看见了吗…怎么说呢…我还是没有什么真实感…但是我真的觉得很高兴,但更多的是做梦一样的无法置信。正在我这样想的时候,给我最开始的契机的人出现了,所以,我想说非常感谢赤司君,还有…”



赤司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拉过黑子的手。黑子有点惊讶的看着赤司。赤司微微一笑,一用劲,把黑子拉到了自己怀里,紧紧的抱住。



“…赤司君?”黑子的头闷在赤司胸口,声音有点模糊。



“哲也,让我抱一会儿。”



“…赤司君,我…”



赤司松开了禁锢黑子的怀抱,黑子因为闷在赤司怀里,脸有点红。赤司笑了笑,低下头,看着黑子如湖水般湛蓝的眼睛,在黑子几乎透明的嘴唇上落下一个如羽毛般轻柔的吻:“现在,懂我的意思了吗?”



黑子在一瞬间瞪大了眼睛。他本来是想来向赤司表明自己的心意,谁知道赤司直接给了他一个直球,这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哲也,这该不会是你的初吻吧?”赤司看着黑子惊讶的表情,忍不住起了捉弄黑子的冲动



“……赤司君你要对我负责……”黑子小声答道,恢复了面瘫模式。但微微泛红的耳根出卖了黑子内心的波动。



赤司眯了眯眼,没有答话。







03



深深的深深的沉入睡眠中 於弯臂中继续描绘著

这既是最初也是最后的梦 不管哪里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黄濑,你又迟到了,去跑20圈。”迟到的黄濑试图模仿黑子的低存在感躲开赤司的视线悄悄混进队伍,无奈他的存在感和黑子比实在是天上地下,一眼就被赤司看到并且毫不客气的罚跑圈。



“呜呜小赤司我不是故意的啦……”黄濑化身泪汪汪的大型金毛犬。



“…30圈!”赤司忍不住抽了抽眼角,露出了“平和”的微笑。



“我我我马上去跑!”黄濑一看见赤司的笑容跟见了鬼似的,立马冲出去该干嘛干嘛了。



奇迹的众人当做没看见一般继续训练,心里其实都在想:幸亏黄濑/小黄仔/黄濑君反应快,不然可不止是罚跑这么简单了。









训练结束后。





当黑子换完衣服走出更衣室时,学校里基本上已经空了。他慢慢地朝校门走去,心想着要不要去MJ买奶昔时,一个声音响起:“哲也。”



黑子转过身,看见赤司站在门口,手上拎着一个袋子。黑子有些奇怪赤司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去,一个凉凉的东西放在了手心。是加冰的香草奶昔。



“赤司君怎么会买这个?”



“因为我知道你喜欢。”



“但是,”黑子有些迟疑地问道,“赤司君不是说过训练后1小时内不能吃冰的东西吗?”



“偶尔放纵一下,没关系的。”赤司笑笑,眼里满是宠溺。



“…赤司君可不像会放纵的人…”黑子看着赤司的笑容觉得脸有点发烫,赶紧低下头装作喝奶昔,刻意地避开赤司的视线。



这点动作自然逃不过赤司的眼睛。他看着黑子刻意的不看他,突然觉得有点不爽。



“哲也。”



“什么事?..!”



赤司上前一步抱住黑子,黑子猝不及防,一头栽进赤司怀里。



“赤司君每次总是毫无预兆的就抱住我,我很困扰啊。”



“那就这么困扰下去吧,我不介意。”



“……赤司君真是任性。”黑子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微微一动。



“哲也,”赤司开口道,“我爱你呢。”



所以,你是很必要的“东西”。





赤司君…是爱着我的…是吗?我也是呢。



似乎已经沉沦于此,再也无法逃离。



但是,这份感情真的是属于自己的吗?



黑子不愿去想。


04



我曾真的相信 怀疑什麼的最讨厌了 以为是逐渐开始有了距离 但是

从一开始就全都是谎言 根本没有契合过吧 曾如此感到兴奋的我 就像个笨蛋一样











全中三连霸完成的那一刻,黑子并没有觉得有多么开心。在比赛时,黑子数次试图给赤司传球,却总是被赤司无视。黑子站在球场上看着赤司奔跑时的背影,觉得一切都变得好遥远。



追不上啊…那个背影。



一直在努力的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被重视过。



但是赤司君为自己做过的那些事,说过的那些话,却又告诉自己:黑子哲也,是他很重视的。



是我做的不够好,所以赤司君不重视自己了吗?还是赤司君…开始厌倦我了呢?



比分板上两队的分差触目惊心,被打败的对手坐在场边垂头丧气。而在帝光这边却毫无蝉联三冠的喜悦,只是赤司平淡的发言。



“敦,刚才的灌篮太过冒险,如果把球传给真太郎的话成功率会更高。”



“凉太,你没有拿满20分,回去做好受罚准备。“



“大辉……”



“真太郎……”



至始至终,赤司一个字也没有提到黑子。



而刚才在场上,青峰大辉的那句“能打败我的,只有我自己,我不需要队友这种东西”,更是让黑子对帝光的篮球理念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篮球,不需要团队协作吗?自己放弃了其他方面能力,专心练习传球,就是想能帮助队友们得分。



可是,大家的能力提升的太快,快到…我根本无法企及…现在的他们,还会需要我吗?







更衣间。



“小赤仔,还不回去吗?”紫色巨人咔嚓咔嚓的嚼着薯片,懒懒的问道。



“敦,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赤司心不在焉的回答。



“哦,好吧。那小赤仔我先走了哦。”紫原敦又摸出一根味美棒嚼着离开了。



直到紫原完全离开自己的视线,赤司才重重的一拳敲在柜子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会一直不敢直视那个人?是在逃避什么吗?不,才不是,我才没有什么好逃避的。黑子哲也不过是自己拿来利用,用来取得胜利的道具不是吗?当初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骗他上钩,让他乖乖听话。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赤司努力的说服自己,他试图抹去脑海里关于一切黑子哲也的东西,但他悲哀的发现,自己一闭眼,看到的全是黑子。练球时认真的黑子,看比赛时安静的黑子,还有接吻时青涩的黑子…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他。



赤司头一次感到了不安。









黑子很想问问赤司对自己的态度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当他打算去问时,黑子犹豫了。



和赤司君一起度过的时光,那种让自己几乎沉沦的温存,是出自真心的爱,还是…仅仅为了利用自己的能力呢?







如果赤司君真的只是在利用自己的话,那么,甘心被利用、还沉沦其中的我就像是个笨蛋啊。



也有可能从一开始,自己就被赤司君骗了,到后来连自己的心,也被他一同骗走了。



赤司君…还真是个厉害的骗子呢。











05



爱著呦 这麼对我说 其实是为了诱我上钩的饵食吗

被装进玩具箱里 是因为玩腻了所以丢进去的吗











连续一周,黑子都没有来参加练习。反常的,赤司也没有说什么,每天只是叫众人各自练习,自己却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偶尔两人碰面,也当做没看见对方一样。





“喂喂,小紫原,你不觉得小黑子和小赤司有点不太对劲么?就像是…情侣之间闹不和一样诶~”黄濑晃到紫原旁边,悄悄地咬耳朵。



“阿拉,是么?没看出来啊…”紫原心不在焉的敷衍着,其实他自从看见帝光获三连冠之后,赤司找了所有参赛队员谈话,就是不找黑子时,他就觉得赤司和黑子之间有点不对劲,只是他一直懒得说而已。



小黑仔他…不会有事吧?



请注意,这段二黄会来当炮灰,慎重...

06



营造假象 表面上是特殊待遇 但倒过来看 其实不过是利己主义的态度

能够替代的人要多少有多少 查觉到这件事的人偶就立刻被汰换

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好想就这样疏远啊 但就像被装订好的而不会枯萎的破旧封面

既定好的消极暗号 随之渲染而出















放学后。



黑子慢慢地走到篮球部专用的办公室门前。门并没有关严,黑子能隐隐约约看到一抹红色的身影。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敲响了门。



过了好一会儿,赤司才开口道:“进来。”



黑子推开门,却惊讶的发现黄濑居然也在里面。而且黄濑本身白皙的脸颊上透着不自然的红晕,像是长期憋气所致。黄濑看到黑子进来,似乎一下子就变得很紧张,眼睛根本不敢往黑子身上瞟,似乎在掩藏什么。黑子控制自己不往坏的那方面想,但无奈黄濑那张脸上的不自然红晕实在是让人无法忽视。



赤司看到黑子进来似乎毫不在意,朝黄濑挥了挥手道:“你先回去吧,凉太。”黄濑一听如获大赦一般连连点头,一边喊着“小黑子对不起啊我还有通告要接我先走了”一边以光速逃离。



“有什么事吗,哲也?”直到黄濑的身影消失在楼道口,赤司才慢悠悠的问道。



“不解释一下吗,刚才的事。”黑子强忍着不快看向赤司,即使他现在看上去和面无表情没什么两样,但赤司还是能感受到从黑子身上散发出的怒气。



“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我还需要解释么?”赤司两手一摊,耸了耸肩道。



“你和黄濑君…也是这种关系?”



“是又怎么样?”赤司的语气里明显的带上了一丝不耐烦,却移开了视线。他不敢直视黑子的眼睛,他觉得要是自己对上了那双蓝眸,说不定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



黑子也察觉到了赤司的躲避,也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赤司。



“我这次来,是想问赤司君,我对于赤司君,到底是什么?”黑子缓缓走到赤司桌前站定,开口问道。声音不大,但对于赤司来说,却让自己开始变得烦躁。



哲也对于自己是什么?



赤司也想过这个问题。情人?不可能,赤司第一时间就否定掉了这个答案,虽然情人间该做的事他们都做了。朋友?但似乎又没那么简单。棋子?这个答案比较有把握,但是心底深处的声音告诉他,他赤司征十郎不会对一枚棋子有太多的关心。



专门给黑子制定训练计划,为黑子安排食谱,在训练后给黑子买他喜欢口味的奶昔。这不是关心是什么?



不,不是的,这只是为了让他听话的手段而已。



那在做那些事时候说出的话,又怎么解释?



看着赤司眉头紧锁,试图用沉默拖延时间时,同样沉默了半天的黑子道:“如果今天赤司君不给我一个解释的话,我是不会离开的。“



果不其然看到了赤司神色一僵,但很快又恢复了淡漠。



“赤司君,想好了吗?我对于赤司君,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下一秒,黑子就被暴怒的赤司狠狠地压到了墙上,撞得后脑生疼。随后颈间一凉,赤司的剪刀已架在黑子的脖子上,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血痕。两人几乎是面贴面的距离,黑子能清楚的看见赤司那双红瞳中的怒气…和几不可见的逃避。



赤司看着黑子被自己拿剪刀架着脖子却依然平静的表情,仿佛触动了什么开关,所有的强装镇静全部崩溃,歇斯底里的大吼:“够了黑子!不要做多余的事,不要再问我这种问题了!”



黑子没有动作,只是抬起头,直视赤司的眼睛:“赤司君…就这么害怕与我对视吗?”



眼前一黑,随后就是从唇上传来的剧痛。



赤司捂住了黑子的眼睛,低下头在黑子的薄唇上肆虐着,似乎在发泄,又像是寻求寄托。



“够了,黑子,真的够了。这样的问题,我实在无法回答啊……”缓缓离开黑子的唇,赤司叹息一般的喃喃道。



“赤司君到底是真的爱我,还是说,仅仅是利用呢?”黑子冷静的声音响起。



赤司不说话。



黑子像是没看见赤司一般,自顾自道:“其实赤司君的做法,表面上看是对我的特殊照顾,实际上只不过是为了你个人的利益罢了。我只不过是你的棋子,随时可以换。同样,我和你的关系,你也可以复制给其他人,对吗?



赤司听着黑子冷静的分析,下意识的想让黑子闭嘴。身体像不受控制似的,朝黑子扔出了手中的剪刀。



“嘶…”脸上的传来的剧痛让黑子倒抽一口凉气。抬手摸去,手上是一片刺目的红。而赤司的剪刀,就钉在自己脸旁的墙壁上。



脸上被划到了啊…



当赤司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时,却看见黑子脸上的笑容,衬着脸旁慢慢滑落的鲜血,显得这个笑容愈发凄艳。



“呵呵,赤司君,这个就是你的回答吗?哈哈…哈哈…我明白了…”黑子捂着脸上的伤口,低声的笑着,转身慢慢的走出了办公室。赤司想伸手拉住黑子,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不听指挥。试图开口,可嗓子发不出声音。赤司就愣愣的看着黑子的身影慢慢远去,什么都没有做。良久,赤司终于明白过来。



已经…回不到过去了啊…





原本的两人,走到了背道而驰的地步。

















07



直击内心的伤害和赤红色的眼泪 好想将盛开的剧毒之花连根拔起

然后无限制的 沉溺于药物的副作用中



为什麼 希望你只说些好听话骗我 觉得这样就好的哭出来

如此的低姿态 是真的这么希望着的吗

我就像不断被替换的渺小存在般的 被当作消耗品

曾这麼随之起舞的我 就像个笨蛋一样











黑子一直漫无目的的走着。伤口上的血已经不流了,但是脸上没擦去的一大片干涸的血迹还是很引人注目。黑子根本没有心思管这些,脑子里满满的全是刚才的情景。



看着剪刀飞过来的时候,黑子的第一反应并不是躲避,而是浓浓的悲哀。



赤司君…现在的我,连让你说些好听话来骗我也做不到了吗?已经到了让你厌烦到要对我动手的地步了吗?



眼泪就这样肆意的从眼眶奔涌而出,在脸上的伤口上划过,带出微弱却绵延不绝的疼痛。原本透明的泪水,在流过伤口后,渐渐变成了狰狞的血红。



黑子病态的笑了起来,像是在享受这种痛楚一般。



要是一直感受着这种疼痛,是不是就不会在沉溺于那个人给予的温存中了?



赤司君的温柔,就像毒药一般。明知一旦深陷其中便会万劫不复,却还是义无返顾。



如此卑微的自己,是否还有资格站在赤司君的身边呢?



黑子又想起了刚才也在办公室里的黄濑。



啊,对了。如果是黄濑君的话,应该能比自己做的更好吧。



让黄濑君来代替我,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我就是个消耗品…吧,如果不想要的话,随时可以更换的。



黑子在心里给这样的关系下了定义。











“赤司,”球队监督叫住了赤司,递给他了一个白色信封,“这是黑子叫我转交给你的。”



赤司接过来,道:“这个是什么?”



监督摇了摇头:“不知道,黑子什么都没有说。”



赤司心里突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当赤司看见信封里装着的纸上写着的内容时,拿着纸的手不禁一颤。



还是走到这一步了吗?



纸上“退部申请书”几个大字,还有姓名栏那里写着的“黑子哲也”



原因却是空白。



赤司看着那张纸,很久没有说话。只是像下定什么决心似的,捏紧了拳头。







退部申请已经交了那么久,都毫无回应。



黑子等了一周,都没有收到申请批准的消息



还是说,赤司君连要舍弃我这件事,都不记得了吗?







球队管理办公室。



“监督,我批准黑子的退部申请。”赤司把黑子的退部申请递给监督。在队长签名一栏里,赫然是“同意”两个字。



“什么!赤司你真的要批准?”监督不可思议的看着赤司,想搞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



“我决定的事,不会改变。”赤司冷冷的答道,不着痕迹的移开了视线。



“那…好吧,我会安排通知的。”



这样,就算结束了吧。



赤司在心里想着。









“小赤仔你说什么?小黑仔提交退部申请书,你居然同意了!”更衣室里,紫原吃惊的问道。



“黑子已经没有用处了,我的队伍里不需要没有确切“胜利”意志的人。就是这么简单。”赤司的声音毫无起伏,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般。



“那是要舍弃小黑仔的意思吗?”



“啊,没错。”









站在门外的黑子听着赤司和紫原的对话,默默地低下了头,眼中是藏不住的失望和悲伤。



原来,当初自己的猜测一点也没有错,自己只是被赤司君当做棋子在使用,却还傻乎乎的认为赤司君是重视自己的。



我真是个笨蛋啊。



TBC


评论(1)
热度(25)

TOMA/小栗旬/TAKA/高桥一生迷妹
游戏主FF14/BASARA/AC
DC赤安/秀透 摸索中
视觉系乐队偏好,Lilith主推楽
ARASHI黄担兼紫担
混迹于多个圈子
‖Nothing is true,everything is permitted‖

© 比良暮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