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良暮雪

《不断被替换的渺小存在》续 赤黑

08

爱著呦 这麼对我说 其实只是为了驯服我的饵食吗

随意的玩弄 接著 就要连舍弃我的事情都忘记了吗

竟然是如此不在乎的语调 曾经是多方便的道具啊

但无论多麼后悔 都不会再次重来了











正在和赤司对话的紫原无意间抬头,看见门外闪过一抹蓝色,心想坏了,小黑仔一定全都听见了,这下要怎么办?

“敦,怎么了?”

“呃…刚才好像外面走过一个人,蓝头发的,不知道是不是小黑仔啊…”紫原答道,嘴上说“好像是小黑仔”其实他知道会在篮球部更衣室门前停下的蓝头发的人,只有小黑仔。

赤司眼神一暗。紫原没看到赤司的表情变化,径自道:“小赤仔,我去看一下啊。”便冲出了门口。



黑子一直跑着,完全没有目的。

他只想快点离开那个地方,快点,再快一点。

“小黑仔!”紫原刚冲出门口,就看见一个蓝色的身影在快速远离,“等一下啊。”

黑子在听见紫原喊他的时候心下一惊,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现在的他不想面对任何人。

明明已经说了要舍弃我了,为什么还要追出来呢?





黑子看着越来越近的紫原,加快了脚步,在路过一个没锁的房间时,一闪身躲了进去。在墙角柜子的阴影里站定。

这样,应该不会被发现了吧

黑子靠着墙壁大口喘着气,摸了摸脸上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苦笑起来。

在被抛弃前,也要留下痕迹是吗?

“小黑仔,你在里面吧。”过了没一会儿,紫原的声音就在门口响起。他站在门口扫视着房间,试探着问。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啊…

“我在,”黑子平复了一下剧烈波动的心情,从阴影里走了出来,“紫原君有什么事吗?”

“小黑仔,你刚才,都听见了吧?”紫原看着黑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紫原慢慢地走到黑字身前站定,俯下身,手撑在墙壁上,把黑子固定在自己面前的狭小空间里。

“小黑仔,我是想来跟你说,小赤仔他只是把小黑仔你当做道具而已。甜言蜜语,也只是为了让你的身体行动起来。”紫原抬起手抚上黑子脸上包着纱布的伤口,眼中流露出的全是怜惜和不忍。

“呐,既然这样为什么?”

“为什么、如此地…”像是要确认什么一般,紫原伸手抱住了毫无防备的黑子。

“…!”

09

爱著呦 之所以这麼对我说 其实就是为了驯服我的饵食

无论内在到底如何都好 不过就只是喜新厌旧

爱著呦 之所以这麼对我说 其实就是为了驯服我的饵食

对你来说可能只是玩玩而已 但对我来说却是一辈子都要背负下去的





紫原抱着和自己身高相差甚远的黑子,觉得怀里的的人是如此的瘦小、不堪一击。他想起刚才赤司说的那些那么伤人的话,小黑仔全都听到了。小黑仔…会怎么想?

“他只不过是为了得到胜利的道具,用来打发时间的玩具。”

“除此之外,我对哲也没有任何感情。”赤司用他一贯的平稳声线,吐出了伤人的话语。





“小黑仔,刚才赤仔的话…”

“我明白,我明白的啊。”黑子的声音带上了一丝苦涩,“我只是被利用着而已。我知道赤司君的心并不在这里,他对我做过的那些事,说过的那些话,全部都是虚伪的温柔而已。”

“…但是,即使如此,我也并不认为那些全是假的。无论受到什么样的伤害,我都想留在赤司君的身边。”

“……”紫原看着黑子,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好久,紫原才叹了一口气。

“小黑仔真的、太过纯粹了。”

“所以、仿佛总有一天会崩溃似的、令人害怕啊。”





当赤司走到门口时,看到的是紫原正紧紧的抱着黑子。

赤司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为什么敦会抱着黑子…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脑海里全是疑问和震惊,让他越来越烦躁。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赤司下意识的转身,逃跑一样的离开。

烦躁烦躁烦躁。

思绪中充斥着噪音。

无聊的影像在脑海中打转。

那家伙只是道具而已。但是为什么看到黑子被紫原抱在怀里,心里痛得就像被夺走了一件重要的东西,仿佛失去了温存一般。

啊啊,真是的,一点也不像我。

赤司撑着额头,一拳敲在墙壁上,想借此为自己烦躁的思绪寻找一个出口











10

以为彼此相适的错觉 连意义都失去了的言语和自觉

心中的空虚再次扩展 便哭泣著不知道该怎麼办了

燃烧殆尽的碎片 猛烈爆发的病毒

那样的暖度也很快就会令人感到害怕吧 在被夺去的色彩中寻找错误

真的很讨厌啊

营造假象 表面上是特殊待遇

但倒过来看 其实不过是利己主义的态度

能够替代的人要多少有多少

查觉到这件事的人偶就立刻被汰换 只是冰冷的无法再继续运转

渴望着那狂乱发狂似的 不断延续下去的曲线

风波尚未止息的破门而出

再见





“赤司君,没事吧?”从房间里走出来的黑子看到了赤司一个人站在走廊尽头,看起来很焦躁的样子。尽管现在的黑子不想面对赤司,但出于礼貌他还是问了一句。

赤司抬头,看见黑子站在面前,脑子里又开始不由自主的闪现有关黑子的画面:黑子的微笑,和黑子拥抱的画面,第一次和黑子的接吻……类似的片段在脑海中蜂拥而至,几乎快要令人窒息。

好像连思绪中都充满着烦躁不安。

无法像平时那样迅速冷静下来。



只是当成道具,用来打发时间的玩具而已。

无论怎样都好,如果有个使用方便的棋子。

不对。

自己的感情也是,黑子的感情也是,这种过于深刻的感觉根本没办法抹去。

脑海里又浮现出那天自己拿刀架在黑子脖子上,黑子的脸颊被自己掷出的剪刀划伤、鲜血不断滴落的场景。

不对,那时候的自己,绝对是有着震惊和愧疚的。

其实一直是爱着的吧?

不对!

才不是爱什么的,只是用了就丢的道具而已,这种感情…骗人的,一定是骗人的!我怎么可能会对一个棋子产生感情?!这种棋子,被谁夺走了也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对吧?

才不会感到心痛…什么的…



真是的,其实怎样都好吧,怎么处理都可以吧?这种棋子,被别人拿走也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不对不对不对!

赤司紧闭着眼睛,激烈的内心活动让他原本英俊的脸变得扭曲起来。平时的威严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快要暴走的烦躁。

看着如此反常的赤司,黑子不由得有点担心。正当他准备再次开口时,被赤司的怒吼打断。

“啊啊,够了!不要再说话了!”赤司大吼着,一把掐住黑子的脖子,“我不是已经同意你退部了吗?你为什么还要来?你以为我刚才没有看见吗,你刚才和敦做了什么!”

“哈哈,你既然说你爱我,可你为什么会和敦在一起?”

只要不听话的话,换一个就好。

反正总是要离开的,那就早点结束的好。

“所以,给我消失!”

黑子难以置信的看着赤司,想解释的话语也无从开口。

而在喊出那句话的瞬间,赤司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正文End——————————————————

.......你们没有看错,这篇文...它真的完了...

这个是我看了MAD后鸡血了三天的产物,只是纯粹的想把MAD里的情节和感情用文字的形式表现出来。虽然我知道我写的并不好,很多感情都没有很好的表达出来,也比不上一些大神的文笔。在写后面赤司和黑子之间的矛盾时,我自己心里也很纠结,因为我不知道如何能非常顺利的写出两人矛盾中的心理活动,就把MAD看了一遍又一遍,试图去寻找其中表达的情感,最后我就把结尾写成了这个样子...

【其实这篇是自己去年在赤黑吧发过的文...黑历史什么的拿出来秀我也是拼,恩】

评论(9)
热度(18)

TOMA/小栗旬/TAKA/高桥一生迷妹
游戏主FF14/BASARA/AC
DC赤安/秀透 摸索中
视觉系乐队偏好,Lilith主推楽
ARASHI黄担兼紫担
混迹于多个圈子
‖Nothing is true,everything is permitted‖

© 比良暮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