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良暮雪

【翔别】红死 后篇

两人从酒吧出来,在路上以及站在孙翔公寓门口时,彼此之间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开门的声音在死寂的楼道里回响。刘小别跟着孙翔走进去,刚关上门没来得及开灯就被压在门板上封住了声音。孙翔泄愤般的在刘小别口中翻搅,丝毫不给他喘气的机会。刘小别被他逼得急了,抬手往孙翔肚子上就是一下,孙翔一愣,随即便拎着人朝客厅拖。两人边打边扯,滚倒在地毯上也没松手。你一拳我一脚地从客厅一路扭打到飘窗边上。刘小别死不松手地揪着孙翔的衣领,孙翔一恼,狠狠抓住刘小别的肩膀唰地一下扯下他的衣服,领口的束缚顿时失了力道。孙翔一看,刘小别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团:"你他妈..."

孙翔松开手。刘小别的左肩上一道十公分长的横贯伤赫然在目。孙翔看着那个伤口,想起当时刘小别被却邪贯穿时伤的也是这里。还没愈合完全的组织再次受迫又裂开来,渗出丝丝血红。

"怎么回事?"

"上次的目标,没想到那人的袖子里还藏着飞索,没躲开,被削了条肉。"刘小别皱着眉头缓了好一会儿才回了一句。

经过之前的扭打,两人身上的衣服也被彼此扒了个干净。白色的光从窗户进来照亮了半个客厅。窗边那人半身镀着光,半身落在窗台的阴影里。肩上的伤渗着血,斜倚在窗边露出细白的颈子,俨然就是猎食者求之不得的血食。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孙翔舔了舔嘴唇,咬上刘小别的侧颈。尖利的犬牙在皮肤上蠢蠢欲动地摩擦。血管在微弱的跳动,在白色的皮肤下奔走四散成蓝色的网。"能有什么办法把你困住。"舌尖游移,覆上脆弱的创面。粗糙的舌苔刺激着敏感的新生组织。刘小别微微颤抖着,扬起了脖颈:"哈...那想到了吗?"

"吃掉你,怎么样?"

"...好啊,你想要的话,全部都给你吧。"

伤口在故意的撕咬下源源不断地渗出血液,尖锐的疼痛让身体的主人发出了隐忍的呜咽。反复的亲吻和抚摸终于打碎了冰冷的外壳,剥离出真实的情感。刘小别环着孙翔的脖子,咬着嘴唇承受着一切加诸于自己身上的疼痛和欢愉。身体被打开,初尝未知的战栗和痛苦。汗水和鲜血撩拨着雄性的征服欲。孙翔体会着独享的饱足感,甜腥的气息和身下人的顺从让他的神经无比兴奋。每一次冲撞都能进到更深的地方,每一次的亲吻都留下张扬的标记,宣告着同一个事实:他拥抱着的这具身体从内到外,寸骨寸血,都只属于他孙翔一个人。

温度在上升,饕宴才进入正篇。刘小别恍恍惚惚地随着本能迎合孙翔的动作,发出不知意味的呻吟。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么想让人好好疼爱。总是冷冰冰的脸上如今已被夹杂着隐忍和渴求的奇妙神情所取代。那张总是说着不饶人的话语的嘴紧抿着,却不由自主的发出压抑的呜咽。腰被折起成临界的弧度,双腿硬生生分开到极限,血液蹭开艳丽的痕迹,鲜美的血肉被毫不怜惜的索取。

不需要温情,不需要缠绵,只要占有和掠夺就够了。本来这就是一场不对等的战役,一方默许,一方主动,直到彻底将其吞噬之前,永远不会结束。

孙翔咬着刘小别的耳垂,耳钉与牙齿碰撞发出咯啦咯啦的声音。第一次就经受了非同寻常的侵占,在高潮后怀里的人就陷入了暂时的昏迷。孙翔就着做完的姿势抱着刘小别躺在地毯上,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皮肤上大片的潮红还没有褪去,孙翔沿着之前自己在上面留下的痕迹一路摸上去,到后颈停住。刘小别的五官并不算特别出众,但是组合在一起看就是很舒服。这个初次见面就给人冷冰冰感觉的人现在正安静地躺在自己怀里,孙翔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终于是我的了,这美丽的蓝色。

【好久没更了混一发x脑洞的片段之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补全(跑走)】

评论
热度(28)

TOMA/小栗旬/TAKA/高桥一生迷妹
游戏主FF14/BASARA/AC
DC赤安/秀透 摸索中
视觉系乐队偏好,Lilith主推楽
ARASHI黄担兼紫担
混迹于多个圈子
‖Nothing is true,everything is permitted‖

© 比良暮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