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良暮雪

【翔别】湖雨

雨后松柏混合着泥土的气息扑面而来,刘小别拉了拉卫衣的帽子,眯起眼睛站在树荫下看着空无一人的道路。


他是一个人跑到这里来的,没有和任何人说,也没有带什么东西。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想来这里,只是有了念头,他就过来了。


办入住手续的时候,柜台服务员看到他的身份证并没有表示出多少惊讶。毕竟这是个偏远的小县城,荣耀联赛的名气似乎还没有影响这里。拿了房卡,刘小别没急着去房间,把房卡往兜里一揣就走出了大厅。


虽然只是个小县城,但因为有着得天独厚的风景资源,旅游业倒也发达。这整一片都是度假酒店的区域,挨着湖光山色。来这边玩的多数都带着孩子,湖边走道上的基本上都是一家子。偶尔夹杂着一两对情侣,在树影间耳鬓厮磨。


刘小别看着远处被水汽蒙得不清不楚的岛屿,扯了扯嘴角,独自一人在这样的地方总有点格格不入。他挑了一条人少的小路拐进另一片区域闲逛。他没拿耳机,卫衣松松垮垮地挂住瘦削的肩膀,帽子搭在头上,随着步伐一摇一晃。倒是有几分落寞的味道。


不得不说这酒店的位置相当不错,拐进里面居然还能看到湖景一隅。刚下过雨不久,湖面上还泛着水汽,远山被染上淡淡的黛,云层镀着浅灰色的边。风越过湖面穿过树梢,带来潮湿而清新的水汽和草木的甘苦。这在北方是难见到的景色。刘小别想了想,掏出手机,拍了照片发到七期群里,附了一句:出去逛逛,景还不错。


无视了群里瞬间开炸和队友袁柏清的哀号:"卧槽难怪找不到你别哥你居然一个人出去浪!你跑哪去了?"


刘小别又在湖边站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的沿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



从湖边走回房间时天上开始飘起了雨。刘小别没伞,也就这么走着。直到上了电梯开了房门,扑面的冷气让他皱了皱眉。身上的衣服马上让他感觉到了凉意。南方的天气就是这样,带着潮气的寒气总是能在不经意间侵入身体,冷入骨髓。


刘小别吸了吸鼻子,走进厨房接了点水烧上,便坐在沙发上开始看手机。群里的消息刷得飞快,不过众人的主题已经从刚才他发的照片转到了现在这个天气要怎么保养上来。刘小别撇了撇嘴角,心想一群死宅谈什么保养。


再往下翻了翻,他发现有两个私聊消息。一个是袁柏清,点开一看,无外乎就是谴责他自己一个人偷跑出去不带队友玩,顺便要自己帮他带吃的回去。


吃吃吃,再怎么吃治疗也吃不成dps。刘小别草草回复了好之后转回界面打算看看另一条消息,手指却在看到那人的备注时顿住了。


孙翔。


犹豫再三,他还是点开了对话框。孙翔的消息就简简单单几个字:


你在哪?


我过来找你。


你过来干嘛,刘小别心里想着。指尖划动,对话框开开关关。刘小别被自己的犹豫不决搞得烦了,直接打了三个字发过去。调成静音按掉屏幕,转身进了卧室,把手机往床头一丢,拉了窗帘,从酒店的衣柜里翻出一条浴袍就去洗澡。


热水冲在身上,刘小别站在花洒下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心。半透明的水汽蒙了眼,手掌上的纹路模糊不清。


三个月,他和孙翔三个月没有说过话。刚才的消息,是他们这三个月来的第一次交流。




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刚好是可以将一段关系从密切降到疏远的时间。


刘小别洗完澡出来时,天色因为阴雨已经变暗。房间里没有开灯,光线是从外面落入的灰光。空调在兢兢业业地工作着。刘小别走到床头拿起手机看了看,没有新的消息。他抓了两把还泛着潮气的头发,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睡一觉,什么事都好了。


不过短暂的睡眠并不安稳。刘小别在睡梦中隐隐约约有听到门铃的声音,他躺了好一会儿,确定不是自己幻听,才不情不愿地下床走向门口。地板被空调吹得冰凉,赤脚踩在上面有种令人惊惧的寒意。


门铃声在刘小别站在门前时停了下来。他不禁有些恼,伸手就去拉,在看到门外的人时刘小别愣了愣,甩手就想关门。厚重的房门被来人一只手顶住。刘小别刚睡醒,力气还没恢复多少,关门的动作轻轻松松被止住。


"你来干嘛?"力气比不过,刘小别干脆就放任他进来,拉了拉浴袍,转身走到客厅中央站着,冷冷地看着孙翔。


"你为什么躲我?"孙翔皱了皱眉,昏暗的房间他看不清刘小别的表情。没有理会他的问题,孙翔又抛出一个质问。


"我不知道。"刘小别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浴袍在他身上像是穿不住,掩着细瘦的身体。他垂下了眼角又扬起,"抱歉,最近我很累。"


孙翔嗤笑一声:"哈,你想分就分,你把我看成什么了?"


"我什么时候说要分了?"


"那你为什么躲我?三个月,除了今天,我们说过话么?"


"没什么好说的。"


"没什么好说的?你倒是轻巧。"孙翔走上前一把扣住刘小别的手腕。凸起的腕骨硌得他手心生疼。


"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啊。"


刘小别有些惊异地抬起头看孙翔。孙翔盯着他,琥珀色的眼睛里盛着晦暗的光,混杂着压抑的怒意和不解。


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啊。


没想过,也不想去想。


他不是不接受孙翔。要是不接受,又何必在一起快一年?他只是觉得非常累,从各个方面。他不是个会轻易把情感表达出来的人,而孙翔的风格和他差太多,喜欢就说,想要就去争取,当初他还一个人藏着那点心思的时候,就被孙翔抢先一步点破。


真是...招架不住啊...


完全没有办法。他畏惧着这种直接,却又心甘情愿地被其束缚。


真不愧是处女座的。刘小别暗自笑道。




"你到底怎么想的?"长时间没有得到回答,孙翔有些不满。


"先去吃饭,吃完饭再说。"刘小别垂下眼转身便走进卧室换衣服。孙翔本想拉他,却只擦过浴衣袖口。


伸出的手停在半空,最终收回到口袋里。


没几分钟刘小别就换好衣服走出来,拉开房门示意孙翔跟上,顺手抽了房卡。动作轻巧,房卡乖乖地滑进了口袋。孙翔歪了歪头想说什么,还是闭了嘴,迈步跟上。


等电梯的时间总是漫长的。孙翔打量着四周,目光转了一圈,还是落回到身边那人身上。刘小别抿着嘴不说话,孙翔也不知道该怎么起话头,无奈之下只好盯着刘小别看。孙翔比刘小别高了小半个头,站在一起能看到对方头顶明显是被水抹过却依然倔强翘起一个弧度的深褐色发丝,在暖黄灯光下泛着柔和的光。


一样的不驯。


两个人生地不熟的人出了酒店也不敢走太远,因为孙翔的方向感相当差。曾经刘小别去上海找孙翔时两个人出去逛,刘小别以为孙翔好歹在上海待了一段时间,地盘熟。没想到走到最后孙翔硬生生把两人带到迷路,最后还是孙翔打电话给江波涛才算找回了路。现在在这么个小县城,谁都不敢往远了走,就怕回不去。


随意找了一家饭店坐下点菜,孙翔略一抬头,无意间对上刘小别转开的目光。之前被强行压下的不满一下子就翻涌上来,孙翔不明白刘小别为什么变成这样。虽然他知道刘小别是个喜欢在心里藏事情的人,但在他面前刘小别从来都不是像现在这样,欲言又止。


好烦躁。孙翔捏紧了拳头。


再怎么不满,可饭还是得吃。一顿饭吃的无比沉闷,两人之间只有碗筷碰撞的轻微响声。直到送菜的小姑娘手脚麻利地端上最后一盘菜,顺带在桌上放了一个绿色玻璃瓶。孙翔惊异地看着刘小别熟练地开酒,往两人面前的被子里倒上:"...我不记得我要过酒啊?"


"我要的,很久没喝了。"刘小别给自己满上抿了一口,皱了皱眉,像是不习惯这样的味道。


"我可不知道你还会喝酒。"孙翔放下筷子冷冷地看着刘小别,"你以前出去的时候从来不碰这个。"


"你不知道而已。"


"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孙翔的声音里带上些许了怒气,"刘小别,对我不满你可以直说,没必要躲我。不想继续,你直说。"


"这是我自己的问题而已,和你没关系,你没必要这样说。"刘小别攥着杯子,指尖用力到发白,"真的,只是我的问题。"



没关系?你是我的人你居然说你的事情和我没关系?!孙翔很火,但此时的场合容不得他发作。他瞪了刘小别一眼,举起杯子便猛灌一口。啤酒的苦涩感和稀薄酒精对胃部的刺激让孙翔感到极大的不适。他皱着眉看刘小别坐在他对面一杯接一杯地喝着,仿佛他喝的不是啤酒而是茶。


饭店的杯子不大,但孙翔看着刘小别喝了三杯还准备动手倒第四杯时,他终于忍不住止住了刘小别还打算倒酒的动作:"喂,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还想不想打荣耀了?"


刘小别顿了顿,还是倒了半杯才放下酒瓶。孙翔收回手,觉得掌心一片冰凉。


这家伙...大夏天的怎么手这么冰?


酒精在沉默中落入了刘小别的喉咙。他把杯子一推就站起来去结账。付款,签单,推门出去,全程没有回过一次头。相处颇久的默契让他确信孙翔会跟在后面,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小城依湖而兴,夜风里带着湿润的凉意。


刘小别感觉自己像是走在棉花上。他明白自己今天喝得有点过,眼前的景物都带着重影,他揉了揉眼睛。硬撑着走到酒店后门的小花园,便靠在石壁上一步也不想动。


刘小别的是少见的喝酒不上脸,全身不发烫反而发冷的体质。先前他在房间里洗完澡没擦干就埋头睡了,空调温度太低,现在又喝了酒,再被夜风一吹,他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冰窟窿,周身冰凉。


好冷,太冷了。刘小别无意识地缩起肩膀试图抱住什么。因为酒精而模糊的视野完全没看到原本在他身后的孙翔不知何时已站在他面前。


孙翔微微低头,看着因为寒冷而蜷缩着靠在石壁上的人。这是他第一次在外面看到这样的刘小别。细长的眼睛紧闭着,平日里特别突显他锐气的上挑眼角此时也失了那份气势。苍白的指尖绞着,脸颊上有冷汗划过的痕迹。


孙翔伸出手,将他拉入怀中。


突然被抱住,刘小别反应不过来是谁,下意识地便开始挣扎。对方似乎很不满意他乱动。下颌猛然被捏住,他发出一声短促的痛呼,随即视野一暗便被压制。嘴唇被攫取,牙关被撬开,呼吸被夺走。对方捏着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另一只手扣住他的后脑。他挣不开,只能仰着头承受着粗暴的噬吻。


刘小别没动几下就安静下来,鼻尖缭绕的熟悉气息让他认出了对方是孙翔。彼此的贴近让他远离了寒意的侵扰,身体下意识地往温度更高的孙翔怀里靠。孙翔把这当成主动,便更加肆意地掠夺着刘小别的呼吸。


不够啊,根本不够。三个月的疏离,一个吻能补回多少?



四下无人,树冠的缝隙中落下的点点暖黄将身形交叠的两人罩住。孙翔总算放开了刘小别。刘小别垂着头闷闷的喘气,毛茸茸的脑袋抵在孙翔肩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蹭着。孙翔晃了晃他:"喂,现在能跟我讲清楚没?到底怎么回事?"


怀里的人嗯了一声却没了下文。孙翔没办法,只能这样抱着他。T恤上渐渐有了一些温热的感觉。孙翔低头看了看,发现刘小别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哭。


"喂,你怎么回事?"孙翔有点茫然,他从未见过对方如此脆弱的一面。在孙翔印象里,刘小别一直都是淡然坚定的,极少流露出其他的情绪。但现在的刘小别太不对劲了。他想知道原因,可刘小别什么都不说。


"...你他妈搞什么啊刘小别!到底怎么了你给我说清楚!"淤积在胸腔多时的不满终于爆发,孙翔一把抓起刘小别的领口逼他抬头,盯着对方的眼睛低声怒吼道。


刘小别的眼神有点发直,眼角还带着湿润。他愣愣地看了孙翔好一会儿,才露出一个不能称之为笑的表情。


"不一样...孙翔...我和你不一样...你已经被认可了...可我还没有..."


"我明明想,和你一样强的啊。"


喜欢你,所以希望能和你并肩,而不是只能站在你身后,看着你的身影。


孙翔有点发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嘉世覆灭身负骂名,还是转会轮回重攀巅峰,都是他一个人跌跌撞撞走下来的。他没有刻意以谁为目标,他的努力只为证明自己。他行事一向张扬,也从没想过这种问题。


但是孙翔突然觉得有点开心。


刘小别大概是睡着了,呼吸有节奏地掠过孙翔颈边的皮肤。孙翔把他拉起来一点,揉了揉他的头发。


"以后别想这么多。你可是我看上的人,怎么可能会差?"


"要一起的啊。"


孙翔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冰轮高悬,夜色是醇厚的黑。不远处的湖面漾着细碎的银光,明灭不定。


"走啦,我们回去。"


END




【总算是撸完了...写得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各位能不能看懂我到底在写啥_(:_」∠)_我就是图个开心啦www毕竟翔别这么冷我只能自己产粮了啊w】


评论(13)
热度(29)

TOMA/小栗旬/TAKA/高桥一生迷妹
游戏主FF14/BASARA/AC
DC赤安/秀透 摸索中
视觉系乐队偏好,Lilith主推楽
ARASHI黄担兼紫担
混迹于多个圈子
‖Nothing is true,everything is permitted‖

© 比良暮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