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良暮雪

【代D/七夕贺 濑户x田崎】月见宴


#时代捏造,大概是平安时期#

这个算是完整版啦!前几天的是试吃版x

也许ooc,OK?

其一   ~逢濑*~

退了早朝,濑户身为大纳言,得以早些出了殿堂。仲夏时际,日光不算太刺眼,时间一长却也有几分灼燥。濑户用纸扇拨弄着轿帘。唐纱轻薄,两三层的帘子垂着,依旧能看见外面的光景。

眼见着那人出现在队伍中,濑户收了扇骨在手心轻敲一下,挑了纱帘唤侍从:“去替我把田崎弹正尹请来。”侍从得了令,快步走入队中,将田崎引至队伍边缘低声说了些什么。田崎面露惊异之色,犹豫了片刻,跟着侍从来到了轿前。“不知濑户大纳言召我,所为何事?”田崎躬身行礼,抬首疑惑道。

"弹正尹莫要惊慌。听闻宫中人言,再过几日是赏月的佳时,不知是否能邀田崎弹正尹来府中一聚?年纪轻轻就已官至从三位弹正尹,这样的青年才俊,我很想结交一下呢。"濑户笑起来,“况且我有听闻,田崎弹正尹的音容与我十分相似。今日得见,看来传言不假。”

“论才学,田崎怎能与濑户大纳言相比?大纳言少时就聪慧至极,无论文笔还是学识,宫中莫有能及。担任大纳言以来更是深受陛下赏识。”田崎颔首道,"在下与您相比,如同耀日与烛火。若论音容,还是大纳言更胜在下。"

"真是谦逊啊。"濑户掩了唇角笑道,“那么,可请弹正尹赏光,三日后赴府上的月见之宴?”

“大纳言之邀,田崎怎敢推辞。”

“拿着这个吧,到时府内会有人替你带路。”濑户将手中纸扇递出帘外,侍从接过送至田崎手中。“不用打扮的太正式,宴上只有你我二人而已。”濑户言罢,便摆了摆手示意起轿。

田崎目送着濑户离开,展开手中折扇。雪白的扇面上墨意淋漓——

かぎりなき君がためにと  折る花は  时しもわかぬものにぞありける *

被长期把玩的紫竹扇骨透出些许柔润的光泽,扇柄用朱砂绘着濑户氏的家徽。田崎的指间不自觉地摩挲着那朱红的纹样,抿起了唇角。

* 逢濑:意相会

* 翻译:花开繁似海,为君一一采,盛放无绝期,春去复秋来

大纳言:正三位
弹正尹:从三位


其二  ~月见~

随着太阳西沉,天边明红色火烧云的边缘逐渐染上了几分绛紫,色彩变幻十分华美。

叩开大纳言府厚重的木门,数名侍女向他行礼。田崎从怀中抽出先日濑户所赠的纸扇展开,一名稍年长的侍女看到扇子,上前道:“是田崎弹正尹吗?那么请随我来。”

田崎收回扇子点了点头,跟在那名侍女身后向府内走去。曲折的桧木长廊将偌大的庭院分成了许多小区域。高低灌木错落有致,伫立其间的石灯笼与造型古朴的小亭相映成趣,让人倍感风雅。田崎不禁慢了脚步,细细欣赏起来。

“看来弹正尹大人对园景也颇有心得啊。这大纳言府的草木花石,都是大纳言大人亲自督办的呢。”为他引路的侍女察觉田崎驻足,柔声解释道。

“大纳言天资聪慧,对园景建物竟也有此等研究,更令在下佩服。这番妙景,若是无所触动,那必定是无心之人了。”

侍女轻笑:“我服侍大纳言大人多年,见过不少贵人称赞庭院,倒是不曾听闻过弹正尹大人这番评论。难怪大纳言大人十分看重您了。”

中庭的两株木槿开得正艳,树下已摆好两人的酒几。侍女安顿好田崎后便退下离开。

夜色渐浓。中庭周围的和室没有点起灯,除却因明月渐升而变得明亮的院内,其余景物更像是浸在影子里,看不清了。

坐了些时间,濑户还是没有出现。无聊之下,田崎只能靠赏玩桌上的食具打发时间。朱红描金的酒碟,精致的花纹和光滑的漆面一看就知道是价格不凡的唐器。大纳言和掌管贸易的太宰大弐*私交甚好,弄到这些想必不是难事。几上列着的一些食器,也都是奈良三彩,平安绿釉陶,秘色青瓷等一些贵族间的名物。

正当田崎暗暗惊叹之时,濑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等了许久了吧?真是抱歉,下午处理了些杂事,本想小休一下,不曾想这时分才起。”

“哪里,大纳言大人公务繁忙,候些时候应该的。”田崎敛着眼道,言罢抬头。这才见濑户只穿了一件白色单衣,披了件山栗色的披肩。濑户在酒几前坐下,微眯着眼略略打量了田崎一番,拿过酒壶往两人酒碟中注了些酒,“来,弹正尹不必拘谨。”濑户拿起酒碟向田崎略略致意后一口饮尽,“猜猜看,这是哪里的酒。”

田崎垂首。酒碟中荡漾的酒液散发出独特的清香,混合着仲夏夜空气中草木的芬芳。酒还未入喉,田崎竟觉得有了些许醉意。他也学着濑户的样子一口将酒水饮尽。哪知这酒刚入喉,便如火一般从口中直烧进腹中。田崎艰难地放下酒碟,侧过身以袖掩面咳嗽着,眼角起了些许水光:“此酒...甚是辛辣。”

“此酒是吾友,现任大宰大弐*所赠。是产自唐的名酒。”濑户又替彼此斟了一杯。看到他这般模样,不禁笑了起来,“唐酒性烈。看你如此,是鲜少饮酒吧?”

“...是。平日所饮也只是清酒而已。”田崎好容易平复下来,端起酒碟小口啜饮着,姿态十分庄重。濑户倚着木槿树眯着眼饮酒,一时间相对无言。

“既然是月见宴的话,果然赏月作诗才是极佳。听闻你也工于和歌,不如趁此机会,我们二人交流一番,如何?”似是打破沉默,濑户提议道。

“不敢言工于和歌,只是兴趣而已。那么有劳大纳言赐教。”田崎觉得酒意渐起,也难再继续维持着严肃庄重的神态。放松了身体,面庞上也带了些笑意。

“你笑起来其实很好看。”

“嗯?”田崎偏了偏头,有些疑惑。

“无妨。那么我先作半首,你来接,如何?”濑户拉了拉披肩,抬头透过木槿缀满花朵的枝条望向夜空:“但见东山明月起,安知今夜落谁家?*”

“月色沉寂生清辉,非是吾影岂可随。*”田崎盯着碟中晃动着的月影,几乎是脱口答道。

濑户的眼中像是燃起了光。他略一沉思:“孤单衣袖冷月下,期盼清辉再照颜。*”

“大纳言大人这是心有所属吗?”田崎笑道。

“怎么?”濑户瞥了他一眼,有些促狭。

“男女之情,嗯...这倒是有些趣味了。”田崎未理会濑户的眼神,顾自低头思索起来。

“身居尘世如朝露,岂将悬念寄山岚。*”田崎念出这一句,又似乎不满地皱了皱眉,“似乎并不符大纳言的前句。在下技拙,怕是对不上。”

“时明时暗月有时,人间沧桑不可忧。* ”濑户的视线不知落向何处。田崎正欲唤他,濑户突然开口,“风物虽不相对,倒也有几分深意,也还不错。来,喝酒。”濑户朗声笑着,击掌为田崎斟酒。

几番对饮下来,田崎终究是抵不住醉意,倚在树旁沉沉睡去。濑户起身,踏着清辉步入中庭空地。夜雾渐起,缕缕弥漫,院中的树影和人影都如同蒙了纱一般,影影绰绰。

缓步行至田崎身旁,濑户弯下腰,指尖细细地描摹着那张年轻的面庞。

真是与自己十分相像的人啊。那双扇动着细长睫毛的,深紫的眼瞳,是否有朝一日能只映着自己的身姿呢?

风裹着花香穿梭于庭院之间,扰了几朵木槿翻飞而下,其中几瓣明红正正落在了田崎身上。濑户拈起一片揉搓着,散发着甘美气息的汁液染红了他的指尖。濑户伸出沾着花汁的手指在田崎微微上扬的眼角抹了抹。淡红的花汁仿佛薄涂的朱砂,衬得田崎白皙的脸庞更为明艳。

啊啊,这应该就是色恋的味道吧。濑户吮着指尖,木槿花的香气和苦味在口中蔓延开来。

“别着凉了才是。”

山栗色的披肩落下,盖住了花瓣,也隔开了夜里渐凉的寒气。

“この花の一節の、ぅちに百穜の言ぞ隠れる、おほろかにすな*”


END

*大宰大弐:从四位下官职。掌管大宰府,管理朝廷贸易。

*均出自《源氏物语》,有小改动。

*この花の一節の、ぅちに百穜の言ぞ隠れる、おほろかにすな:此花只一季,中有万千言,切莫等闲观。典出《万叶集 八卷 春杂歌1456》

评论(10)
热度(13)

TOMA/小栗旬/TAKA/高桥一生迷妹
游戏主FF14/BASARA/AC
DC赤安/秀透 摸索中
视觉系乐队偏好,Lilith主推楽
ARASHI黄担兼紫担
混迹于多个圈子
‖Nothing is true,everything is permitted‖

© 比良暮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