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良暮雪

【代D/濑户x田崎】梅枝蝶舞之话

#濑户与田崎的兄弟捏造,兴起的短打#
#大概是濑→田→神...吧#

「你到底把神永带到哪里去了?」

「想知道他在哪里的话,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面前的人眼中压抑着怒火,瞳孔发亮如同恶鬼。刀鞘中泄出一丝冷光,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濑户似乎毫不在意这逼人的杀意,起身在他身旁站定,伸出手覆上对方握着刀柄的手。「分开这么多年,见面就要对哥哥动刀吗?」

「我没有你这样的兄长。」田崎挣开濑户的手,「我已经不是濑户家的人了,我现在是田崎。」田崎冷冷地瞥了濑户一眼,指尖微动。虽是收起了凛然的杀意,警惕之心却是丝毫未减。

「田崎也好,濑户也罢,名字只是一个称谓。」濑户缓步行至门前,移开和室的木门。多摩川的春日之景向来有名,此时日光正好,满山闪动着的新绿和近处盛开的繁花无不昭示着生气盎然。

「我总归不会为难你什么。只是怀念早年你我所习的乐舞啊,不知你是否还记得呢?」濑户微微偏头,毫不意外看到田崎瞬间变得森冷的面容。

「乐舞么...还是说,你觉得这就能满足你奇特的恶趣味?」

「谁知道呢?」

濑户下至廊外,漫步欣赏着春日的艳景。田崎见他这般悠然,不禁暗暗攥紧了拳头。

「我答应便是。」

「那么,明日就在花菱吧,着衣我会为你备好。」

田崎未发一言,径直转身离开。

「大人,一切就绪了。」

门外传来侍女致礼的话语。濑户击掌,移门外隐约看见侍女退下的动作和另一个身影。随着拉开的移门出现的,是身着紫苑色梅枝纹样歌舞伎服饰的田崎。领口似是做了修改,只在肩头堪堪挂住,露出大片肌肤。锁骨下方深红色的纹样随着他的动作不时浮现,似是一尾扬羽蝶*。眼角也似乎抹了踟蹰色的胭脂,更显得他细长的眼瞳冶艳无比。

「果然这一套很适合你。」濑户赞叹道。

田崎冷着脸,赤足踏着端正的步子走到和室正中,抽出腰间的舞扇。角落里正坐的地谣*和囃子方*便开始奏乐。鼓点低沉悠长,歌声浑厚绵延。田崎平举手臂,手中饰了金粉的舞扇「唰」地展开,手腕利落地翻转。霎时间金粉簌簌抖落,点缀在田崎周身,随着他迅利而不乱的舞步熠熠生辉。

曲声渐昂,田崎一个旋身后高举两臂,长长的振袖飞舞开来,满眼的梅枝纷繁,华美至极。金扇执在头顶,缓缓降下,只留了半面含着冷意的面容。

一曲终了,田崎收起扇子在濑户面前站定。「如愿了吗?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我可没说你跳了舞我就一定会告诉你。是你自愿的,不是吗?」

「你!」

常年修习剑道的田崎以扇作刀,朝濑户的喉间直挥而去。濑户像是早已预料到一般,擒住了田崎的左腕。田崎见被拦下,右手闪电般抓起矮桌上的银箸反击。奈何田崎的右手并不是惯用手,反击生涩,也是被他轻巧地格下。

濑户丝毫不客气,拉住田崎的双臂一扯一扭,捏着他的手腕便反锁住。田崎半跪着无法保持平衡,跌跌撞撞地倒进濑户怀里。扭打间原本就是堪堪挂在肩头的衣料滑落下来,露出大片细腻的皮肤。而藏在衣袂下的扬羽蝶纹样,也终是露出了全貌。

「看啊,就算你改了名字,濑户家的印记还是留在你身上。」濑户凑近田崎的耳边低声道。狭小的空间里缭绕着熏衣用的残留的梅花香气。濑户的手指从侧颈一点点向下抚摸,在朱红色的纹路上停下,像是赏玩什么珍宝般细细摩挲。

「...放开。」田崎偏过头咬着牙,声音里带了一丝几乎不可见的颤抖。

「我不放,会怎样呢?」

田崎突然腰部发力,扭身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濑户似是无意多做纠缠,适时地松开了钳制田崎的手。田崎一翻身,在离濑户两步远的地方稳下身形,狭长的眼睛里满含杀意。

「背信弃义的混账。」

「随意。」濑户理好方才因扭打而弄乱的衣襟,自顾自地斟了一碟酒饮着。田崎瞥了一眼,转身穿过曲折的廊道离开。

「你逃不掉的,只要你还流着濑户家的血。」

飞舞的蝴蝶,尽管拥有象征「自由」的双翼,却依旧有逃不出的地方。

「那么,我期待着下一次的再会。」濑户看着空无一人的廊道,不禁开怀大笑起来。

*扬羽蝶:即凤尾蝶
*地谣和囃子方:能剧的歌者和乐师

求评论啊求评论!

评论(9)
热度(13)

TOMA/小栗旬/TAKA/高桥一生迷妹
游戏主FF14/BASARA/AC
DC赤安/秀透 摸索中
视觉系乐队偏好,Lilith主推楽
ARASHI黄担兼紫担
混迹于多个圈子
‖Nothing is true,everything is permitted‖

© 比良暮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