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良暮雪

【赤安】Night Light

#感谢 @赤羽櫻 小姐的点梗#



#OOC属于我,感情属于他们。#



#处在彼此都对对方有意思阶段的捏造...吧(笑)#



安室开着车回到公寓时已是深夜。近一整天的高度精神紧张让他几乎想不起身体的劳累。在库拉索事件结束,自己公安的身份得以继续隐藏后,他才稍稍松了口气。随之而来的就是身体的抗议。



摩天轮上激烈的搏斗其实给安室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迫于形式,安室一路强撑下来。更主要的是,他不想在赤井秀一面前表现的太过狼狈(即使更狼狈的样子都被看见过),安室不希望在任务中露出这种姿态,便靠意志力强行无视痛感。于是神经放松下来的后果就是他现在浑身上下的疼痛让他连打开车门的力气也没有。



伤得最重的应该就是后腰了。安室小心翼翼地撩起衣服下摆检查伤势。他碰了碰那一处撞伤,可以摸到明显的肿胀和发热。又试探性地按了一下,立刻疼得他眼角直抽。他看了看车里,也没有什么能够减轻疼痛的东西。



既然没办法回公寓的话,就在车里凑合一下吧。



安室伸手去摸座椅旁边的调节按钮把座椅放平,艰难地翻过身趴在上面。这一连串动作又让他疼出不少冷汗。



好歹这样不会压到后腰,虽然这姿势一点也不舒服。安室不快地想着。终究抵不过疲劳的侵袭,沉沉睡去。






赤井来到安室的公寓楼下时,发现安室的房间里没有亮着灯。他走到停车场,安室的那辆白色马自达孤零零的停在那里。赤井伸手拉了拉车门,出人意料的是居然没锁。



真是...作为公安的基本警惕性都去哪了?赤井看着毫无防备地昏睡着的安室,无奈地摇了摇头。安室趴在那里,T恤的一角压在身下,露出一截劲瘦的腰线。青紫色的瘀伤横亘在那。赤井的眼神暗了暗,指尖不自觉地抚上去。安室似乎感觉到了疼痛,两条细细的眉毛皱起来,轻哼了一声,却没有醒来。



考虑到安室的伤,赤井选择了把他背上楼。在安室的口袋里找了钥匙开了公寓门。



安室醒过来的时候,身下柔软的布料触感让他有些恍惚。他依稀记得自己是在车里睡过去的...那现在是...?



他反射性地起身,腰后的伤被牵动,疼得他龇牙咧嘴地一头栽回了床上。安室抓着枕头抽了半天的冷气,才明白这里是自己的公寓。



「你在干什么?」赤井拿着药和纱布,刚好看见安室一头栽回床上的样子,不禁好笑地看着他:「既然受了伤就别乱动。」



「你以为这是谁造成的啊!」



「我也有损失,彼此彼此。」



「我可看不出来你有什么损失...喂你干嘛!」赤井在床边蹲下,一把掀开了盖在安室身上的薄被。安室这才发现自己上半身是光着的,一些小伤口已经被处理过,贴上了OK绷。



「给你上药,老实点别乱动。」赤井语气严肃。



安室觉得赤井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来,只好悻悻地闭上嘴,把脸侧埋在枕头里看赤井摆弄那些药粉药膏,握枪的手处理起伤口来也是干净利落。安室本都做好了涂药时一定会疼得要命的准备,未曾想他只是觉得腰上有些痒。他觉得奇怪,扭过头去看时赤井已经在拆绷带了。



「好了?这么快?」


「嗯,起来,给你包上,省得你乱动把药都蹭没了。」



安室低着头看这个给自己处理伤口的男人。房间里只开了一盏昏黄的床头灯,暖黄的光线投在男人坚硬的脸部轮廓上,倒是让他看起来没那么冷酷了。



「喂,我说,你还没告诉我你有什么损失呢?」



赤井抿了抿嘴,似乎有些讶异,没一秒他就恢复了他平时的面无表情。



「我以为我弄坏了一只四千美元的瞄准镜,还有一只小猎犬。」



「...什么?」



「不过现在看起来状态不错。」赤井低下头扣住安室的后脑,在那张总是吐出不饶人话语的嘴唇上落下一个轻吻。罢了又揉了揉那一头浅金色的短发。柔软的,简直和主人的性格截然相反。



「搞什么...住手啊你在摸狗么!」小公安涨红了脸怒气冲冲地向FBI吼着。



才不是摸狗,是摸你。赤井面无表情地把一旁的薄被丢到小公安头上。「盖好睡觉,感冒了可不关我事。」说完便干脆的开门走人,完全不理会身后安室的声音



「喂...什么嘛!」安室顶着被子坐在床上发呆。过了一会儿他摸了摸腰间的绷带,咬住了嘴唇。




「这家伙...也还不赖。」



赤井靠在安室的房门外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烟。每次看见安室,赤井就觉得自己的目光会不自觉地跟着他走。明明是活在阴影里的人,身上却有着连处在光明中的人也会被他吸引的亮度。



也许从本质上来说,他是能吞噬黑暗的存在吧。



因为是「透」和「零」啊



赤井笑了笑,掐灭了烟蒂,消失在楼道的深处。



END



P.S:旅途中的短打,细节之处若有不当还请指正。(鞠躬)

评论(4)
热度(91)

TOMA/小栗旬/TAKA/高桥一生迷妹
游戏主FF14/BASARA/AC
DC赤安/秀透 摸索中
视觉系乐队偏好,Lilith主推楽
ARASHI黄担兼紫担
混迹于多个圈子
‖Nothing is true,everything is permitted‖

© 比良暮雪 | Powered by LOFTER